不过眼下的洛阳内城,尚无商贾敢违反“太和五铢”的流通诏令.尉窈从阊阖城门外下车,此时天色初亮,城门口拥挤不堪,瑶光尼寺的营建带动了附近各类生意,最明显的是食摊商家,把路两旁所有能落脚的地方全占了。

    “江南的米粥——”

    “漠北的羊骨汤——”

    “河阳县的蒸饼,买饼送菜酱喽。”

    河阳县离洛阳不远,就在城西皇女台再往西。

    尉窈从饼摊上买了一张厚饼,抹上送的一小勺咸酱,花费了三文钱,然后去旁边的食摊买一碗羊骨汤,一块肉都没有的清汤,花费是一文钱。

    当初江书女告诉尉窈早食也可以从奚官署吃,根本实现不了,因为奚官署的早食时间非常早,非宫女身份的宫学讲师最早的进宫时间有规定,等尉窈走到奚官署,庖厨早熄灶了。

    她边嚼着饼,边看徐徐进城的旅人和商队,这时方真切体会到何谓“天下煕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拿她自己为例,每月俸钱为三百,如果每月讲够二十七天,并且十六名宫学生全能通过女官的月考核,她的俸钱就可提高一秩,拿到四百钱。但是她早晚出行、吃饭的费用全算上,四百钱能剩下多少呢?

    一队骑士于旁边下马,打断了尉窈思绪,是元恌,食客们全识趣腾出铺有筵席的位置,元恌坐到尉窈对面,武士们围坐周围。

    元恌问:“你不在宜年里住了么?”

    “我搬去劝学里了。”

    “我这个月还得在宜年里住。”元恌撅下嘴,滔滔不绝抱怨:“我现在每天上午学诗,下午学尔雅,还不如回皇宗学轻快呢。尉女郎,你是怎么背诵文章的?你不知道,《尔雅》的《释诂》篇太难背了,在我看来,那些字和字之间毫不相干,就和一群跳蚤一样!可是夫子偏说这些跳蚤有相似的地方,哼,反正我是学不来。”

    尉窈耐心听着,问:“释诂是一词释多词,殿下学到哪个词了?”

    “聚。”

    尉窈立即背诵出:“揫、敛、屈、收、戢、蒐、裒、鸠、搂,聚也。”

    背对了!元恌嘴巴撅更长了。

    尉窈问:“夫子把每个字为何具有‘聚’的意思仔细讲解了么?”

    “讲了,他讲的时候我能听明白,每个字都引用典籍里的故事告诉我了,但是他讲完以后,我还是背得很辛苦。今天早上一起来更记不清了。”

    这可怎么办呢?尉窈自己的法子是背不过硬背,然而她知道一部分小童就是开窍晚,加上玩心重,遇到晦涩文章跟看天书似的难。“聚之前的释‘美’,殿下现在能背全么?”

    “释美?”元恌的胖下巴微抬,边想边说:“有皇皇、藐藐,有嘉,有珍,嗯……还有……还有穆穆。”他摇头,剩下的想不起来了。

    唉,《尔雅》太难了!比背诗难多了!

    尉窈拿出行囊笔和纸,写出剩下的答案,在其中加了一个不属于“美”意思的“乔”字。“我多写一个其余意思的字,殿下能找出来么?”

    元恌之前是背过的,在看到这几个词时当即回想起来,他指着“乔”说:“是这个。”

    “答对。”尉窈笑着宽慰对方:“《释诂》的本意,是让我们用现在能理解的语言解释古字,你知道‘乔’字没有‘美好、美盛’的意思,就代表你已达到这组词所需的基础。剩下的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温习,而非一天内把从前学过的全牢记。”

    元恌眼中绽放神采:“女郎说得有理!”

    尉窈再道:“等明年,殿下长大一岁,肯定比今年的殿下更聪明,想事情更透彻,对文字的理解也会提高,学习《尔雅》别篇一定不会像现在一样吃力了。”

    “是的是的!女郎,我有个同门叫元世贤,便是先前在奚官署和我同行的郎君,他学习比我还要吃力,只要夫子张嘴,他就犯困,你有好法子教元世贤听课吗?”

    这顿饭吃的,四文钱干四千钱的活!

    尉窈:“有法子,一个月应当能改掉瞌睡习惯。”

    元恌来时抱怨满腹,走时昂首阔步,他去瑶光尼寺看营造的进展,遣武士去宫里找到元世贤的父亲元嵩,告知如何改元世贤瞌睡之法。

    这名武士是元恌现居之地清河王府的人,七王年纪小可以胡闹,武士不敢,毕竟武中郎将元嵩是任城王之弟!武士对元嵩实话实讲,说主意非七殿下琢磨出来的,而是宫学一名姓尉的女讲师教给七殿下的。

    武士离去后,元嵩才呢喃:“尉讲师,看来就是兄长护卫长赵芷的女儿尉窈。”

    元嵩的兄长是任城王元澄,因元嵩在宫里的时间多,手下亲信也多,任城王就嘱咐弟弟,平时多派一队禁卫在奚官署附近巡查,后宫争斗不输前殿,如果尉窈遇上难事,能帮则帮,一旦遭人陷害,先把人保住。

    事情就是这么巧,元嵩走向斋宫巡查时,另个方向来了几名御食监的宫女,元嵩拦住这行人,照惯例询问:“平时都是御食小监梁氏来,怎么换人了?”

    当先的女官姓张,先行礼再答:“梁小监的妹妹在奚官署犯错被打死,梁小监因悲痛犯了心疾,我姓张,也担任御食小监,今天起由我送早食。”

    元嵩顺道在这些人前面走,等他点完此处的羽林军人数回到斋宫前方时,宦官王遇把食盒提出来,训斥张女官:“怎么搞的,庖厨换人了?今天的粥食不对陛下胃口!”

    张女官刚要解释,元嵩突然意识到什么,他大步过来压着声责怨:“莫在此处喧哗,你去侍奉陛下,我和她说。”

    张女官暗骂倒霉,几人随元嵩走出斋宫范围,元嵩警告道:“做好你们该做的,御食监要是缺人,就报给长秋寺补人!而非向陛下狡辩你们为何失职!”

    “是。”

    元嵩背身而走时,给跟前羽林兵一个眼色。

    禁军的武勇,武力次格者为虎贲,上格者才有资格为羽林,此名羽林小心尾随,半个时辰后回来禀告元嵩。“她们很小心,我找了好几个宦官、宫女换着法尾随她们,都没听到只言片语。不过我相、咳,我有个同乡在御食监,听到御食小监张氏和另名御食小监梁氏的谈话了。”

    “她们提没提到姓尉之人?”

    喜欢大魏女史0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章节目录

大魏女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悟空嚼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悟空嚼糖并收藏大魏女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