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那个在魔门宴上,强抢缥缈宗仙子的叶殊?”

    “听说,不久前,他还在沧澜州叶家闹出不小名堂?”

    “但是,那又如何?目前看来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爱耍点小聪明的家伙罢了。”

    老妪笑着摇头,并不以为然。

    从刚才起,她就一直观察叶殊如何对待黄天的。

    从头到尾,都是套近乎,即便是知道黄天的身份,也就顶多多灌了几杯酒,并没有其他的半分作为。

    所以,在她看来,威胁不大,也就没有出面阻止。

    只不过,位于叶殊对面的女人,她怎么越看越眼熟。

    有点像天神朱雀。

    不对,准确地说,是朱雀老祖的载身。

    “应该不可能,顶多只是相似罢了,朱雀大人可是天义盟骨干,怎么可能会和这种家伙同流合污?”

    老妪否定了这个想法。

    与此同时,血魔宗的众人也再关注着叶殊这一桌。

    “黄天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竟然被那师出无名的小子给灌醉了,还一口一个什么本皇,天命之子,结果看来,只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哈哈。”

    赤月笑出银铃般的笑声。

    “魔女大人,坐在黄天对面那个人,有些古怪。”

    老者疑惑说道,他没有老妪这般见识,暂时没能认出叶殊身份,但见到黄天都被灌成这样,老妪还没有出面阻止,事情就绝对没这么简单。

    “是,是有些古怪。”就连赤月也不得不承认,双眼如炬地盯着叶殊的脸。

    感慨一声:“这小子怪好看的,也不知道他的血,是什么口味的?”

    老者汗颜:“魔女大人,还是不要去招惹他,我们最好是平安度过今晚,明早早早赶路。”

    “知道啦。”赤月点点头,但目光还流转在叶殊脸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又不好说出口,直到上了二楼,她的目光这才被阻隔。

    “刚才那女人怎么一直盯着我?”

    “难不成认出来我的身份了?”

    叶殊在血魔宗的人上二楼之后,这才流露出异色。

    “叶兄,来,喝,咱们儿今个不醉不归!”面前桌子上的黄天还红着脸举起酒杯,摇摇晃晃的。

    “圣女大人,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吧。”

    老妪从后面走来,笑着说道。

    “姥姥,本皇好不容易在外面遇见一个聊得来的大兄弟,嗝儿~,就让我多喝几杯,好不好嘛。”

    黄天此刻就像撒娇的孩子似的,没半点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

    “这。”

    老妪面露难色,心想你要是知道和你喝酒的是什么人的话,你怕是能吓得酒醒一半。

    但她还是没有揭穿叶殊的身份,先不打草惊蛇。

    “你再这样下去,那老身可就要把今天你喝酒这件事告给你娘亲听。”

    “母后?”黄天突然瞪大眼睛,一脸愁苦,虽说喝了酒,但潜意识当中有一位最不敢得罪的存在。

    只能悻悻而终。

    “大兄弟,今日我们难分高下,来日有机会的话,本皇定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她摇晃不定地站起身,撂下狠话。

    “今日女英雄英姿飒爽,我已经甘拜下风。”

    叶殊抱拳说道。

    “哈哈!本皇天下无敌!”

    黄天甩着长长的龙纹袖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老妪连忙赶到她身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

    “这皇极堂的圣女真有意思。”看完这场闹剧的褚鸿雁忍不住说道。

    这假小子,怎么看,都怎么可爱。

    “她嘛,倒是没有什么心思,不过她身后那些人对我的意见挺大的。”叶殊轻轻摇晃下酒杯。

    “魔子大人,难道他们发现了你身份?”褚鸿雁吃惊。

    “这我就不知道了。”叶殊摇头,“有可能发现了,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总之,我对于他们而言,是一根刺,就看他们想不想拔?”

    闻言,褚鸿雁如临大敌,“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抓紧时间离开这家客栈?”

    叶殊将窗户打开,见外面已经黑了半边天。

    摇了摇头:“这么晚了,就算了吧,反正这家客栈又不是只住了他们皇极堂,大不了等下去找血魔宗的人让他们帮下忙,想必他们没有道理不会帮同道中人吧。”

    “说的也是。”褚鸿雁悬着的心终于口气。

    同在他乡,同为魔道,要是这点忙都不帮,十大魔宗就彻底没救了。

    “对了,魔子大人,听说这落叶城有一怪物善于夜中杀人,这客栈内之前也发生过数起惨死事件,我们该不该防备一二?”

    褚鸿雁想起一件事情。

    “怪物杀人?”叶殊倒是在路上的时候听闻过落叶城的最近局势,是有这么一桩子事。

    听说死的人都不是什么凡人,而是筑基期元婴期的修士,甚至就连来此调查的化神期修士,也在这里栽了跟头,被残忍杀害。

    “这屁大点地方,怎么会有这种怪物?”

    “怕是修士所扮,杀人夺财吧!”

    在他思考之际。

    一个穿金戴银,富态样的中年胖子来到叶殊面前,挤出看起来和蔼的笑容。

    “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这怪物是我们落叶城外的黑山梦魇,能入侵人的意识,无论是你睡觉,亦或者你打坐吐纳,它都能悄悄潜入你的意识,然后吸食你的精魂,将你的内在都抽空,即便是你有通天修为都无法抵御?”

    他念念有词叫道。

    叶殊皱着眉头,“请问你是?”

    胖子拍着胸脯:“在下就是这家百世客栈的老板,别人都叫我丁胖子,是土生土长的落叶城人。”

    “所以,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褚鸿雁问道。

    “这还能有假?我丁胖子本地人还能骗你们不成?”他顿时吹胡子瞪眼。

    “那你们是如何度过晚上的?我看你精神这么好,总不应该白天睡觉,晚上不睡,亦或者你总不能不修炼吧。”叶殊问道。

    “这个嘛!”

    “山人自有妙计!”

    “你们看!”

    丁胖子神秘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块折成三角形的符箓,显摆似的在他们面前晃了一下。

    “什么东西?”二人疑惑。

    丁胖子满脸堆起横肉笑了:“这可是张天师御赐的辟邪符!”

    “张天师?哪个张天师?”

    “天师只出龙虎山,你们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丁胖子还感到疑惑。

章节目录

表白师姐被拒后,魔女师尊竟然直接白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肾痛是怎么回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肾痛是怎么回事并收藏表白师姐被拒后,魔女师尊竟然直接白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