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宴沉正在抽烟,看唐暖宁过来,下意识的就想掐灭手里的烟。

    他知道唐暖宁不喜欢烟味。

    唐暖宁说:“你抽你的,心情不好就抽吧。”

    薄宴沉看了她一眼,还是把烟掐灭了。

    四小只:好好好,这里可以给便宜爹地+1分。

    薄宴沉问,“谁跟你说我心情不好?”

    “我又不瞎,你都快把‘心情不好’四个大字印脸上了。”

    “只是烟瘾犯了。”

    烟瘾犯了还能说掐灭就掐灭?

    唐暖宁不揭穿他,只是他掐烟的这个小动作让她有点感动。

    薄宴沉双手抄兜靠着大树,唐暖宁双手背后,靠在他面前的小树上。

    两人面对面聊天,姿态都很放松。

    唐暖宁说:“我以前没跟你说过,我虽然姓唐,但我并不知道我亲生父母姓什么。

    我是唐家的养女,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亲生父母在哪儿,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更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遭受养父养母的白眼和咒骂,挨打也是家常便饭,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父爱母爱,养父养母几乎没给我过好脸色。

    所以我才拼了命的学习,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只是后来命不好,被逼着退学嫁人,又被老公嫌弃赶出家门……

    不过你看我现在,挺幸福的是不是?

    你说人这一生,高兴也是过,不高兴也是过,反正谁也逃不过死亡,那活着的时候还不如开心点呢,对吧?”

    四小只:妈咪好可怜,早晚找唐家报仇!妈咪也好好,她在诉说自己的不幸来安慰便宜爹地。

    薄宴沉看着唐暖宁,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她在剖开自己血淋淋的伤疤来安慰他。

    他父母去世的早,后来被接回薄家这个狼窝,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薄昌山想利用他这一根独苗统治整个薄家,不让旁院那些人作妖。

    而其他人又都想弄死他,给自己后代争取上位机会。

    他一边思念着父母,一边应付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杀机。

    多少个夜晚他都是一个人孤单的蜷缩着角落里,眼泪流着泪,手里拿着刀,一熬就是一整夜。

    而且他的父母很大可能是薄家人害死的。

    所以他才会这么恨薄家人!

    外人都说他薄宴沉心狠手辣,连自己爷爷和姑姑都不尊重不爱护,说他冷血,不懂的什么叫一家人。

    呵,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喜欢一个人,也没有人会平平白无故的恨一个人!

    他恨薄家,都是有原因的!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特殊事情,他早把这些人清理干净了,监狱和医院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也因为自己的童年经历,所以有时他也会恨深宝的母亲。

    深宝虽然在他的庇护下不用担心被暗杀,但深宝想她,无数个夜晚深宝也是蜷缩在角落里,默默流着眼泪到天明。

    薄宴沉暗暗抽了下鼻翼,又看向唐暖宁。

    自己的童年无疑是不幸的,可跟她比起来,也不算太惨。

    至少他曾经幸福过,薄江河和江雨薇在时,他也是被爱包裹着的。

    但是唐暖宁……

    平安出生,却被抛弃。

    被人收养,养父母又不爱她。

    努力学习考上理想大学,中途被迫退学。

    第二次新生,嫁人了,却被老公嫌弃赶出家门……

    他不知道她身上还发生过什么悲惨的事情,但就他知道的这些,她已经够惨了。

    难怪她现在能这么幸福,她应得的,这都是老天爷欠她的。

    也好在她心态积极乐观,一般人怕是早就承受不住这些打击自尽了。

    “当年发生在你身上的那些流言蜚语是怎么回事?”薄宴沉问。

    唐暖宁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抿抿小嘴。

    你还好意思提,不都是拜你所赐么?!

    你要是不在机场强……能会发生后来那些事?!

    唐暖宁长出一口气,看着他问,

    “我要说当年我是被迫婚内出轨的,你信吗?”

    “我信。”薄宴沉想都没想就说,回答的干脆利落。

    要是两三个月前,刚认识那会儿,他可能不信。

    但是现在,他信。

    这个女人虽然蠢笨又爱钱,但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

    四小只:好好好,这里便宜爹地还可以+1分,共计2分了。

    唐暖宁还挺意外,“你信啊?你以前还说我不正经呢。”

    薄宴沉的嘴唇动了动,“那是以前,有误解,是我的错,我道歉。”

    唐暖宁很洒脱,“好了好了,原谅你了。”

    薄宴沉又多看了她一眼,问她,

    “为什么是被迫婚内出轨?当年发生了什么,你在婚内被人欺负了?你老公误会了?”

    “嗯。”

    “找到那个欺负你的人了吗?”

    唐暖宁瞪着他,随后别开视线,“找到了。”

    “然后呢?报警了吗?”

    唐暖宁努努小嘴,“……我不想说他。”

    薄宴沉顿了顿才说,“如果你想找他报仇,我可以帮你。”

    四小只:这里虽然他表现好,但他就是罪魁祸首,所以还是2分,不加不减。

    唐暖宁的嘴角抽抽,这货是想自己虐自己吗?

    “不需要,都过去了,翻篇了。”

    薄宴沉又看了看她,又问,

    “那你老公呢,当年他知不知道你是被人欺负了才造成婚内出轨那个局面的?”

    “……我也不清楚。”

    “他要是知道却还那么对你,他就是个渣男。

    一个正常男人,在知道老婆被人欺负后,不想着给老婆出气却先嫌弃老婆,有问题。就算嫌弃了要离婚,也不该把事情闹大毁了你的名声。”

    四小只:对对对,你说的很对,你就是个渣男。

    二宝:“给他减一分吧?”

    深宝:“为什么?”

    二宝:“这会儿看他不顺眼,生气。”

    大宝:“……不能因为这个扣分,公平点,先不扣。”

    唐暖宁并不知道眼前说话这个就是自己的老公薄宴沉,所以这话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

    过了会儿她才说,“我没恨过我老公。”

    薄宴沉疑惑,“他都那么对你了你还不恨他,你很爱他?你是个恋爱脑吗?”

    “你才是个恋爱脑!”说到这里,唐暖宁忍不住问,“你还想找深宝的母亲吗?”

    “嗯。”

    唐暖宁犹犹豫豫看着他说,“我建议你别找了。”

    薄宴沉不解,“为什么?”

    四小只:因为妈咪就是本人啊,她现在不喜欢你,所以不想被你找到。

章节目录

大佬十代单传,我为他一胎生四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白生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生米并收藏大佬十代单传,我为他一胎生四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