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攸二人离了张恒的住处之后,陈宫就一把拉住了荀攸的袖子,将他往无人处拽去。

    “公台……你这是做什么,莫拽……莫拽!”

    陈宫却不理荀攸,仍旧继续拉着荀攸,等到了无人之处才放开手。

    “公台,何事这般急切?”

    荀攸满脸无奈道,同时用手拍打着已经被陈宫扯皱了的袖口。

    “公达,你刚才为何不与我一同劝谏都尉,请玄德公取兖州立足?”陈宫气呼呼道。

    一听这话,荀攸的脸色顿时垮了下去。

    “公台,非是我不与你同心,只是兖州实在是四战之地,不能久守。”

    “谁说要守了!”陈宫顿时抬高了声量道,“关东诸侯,不过一群碌碌之辈。以张都尉之谋略,加上玄德公麾下的精兵猛将,你我二人再招揽兖州、颍川两地的名士俊才加入,成就大业,指日可待!”

    陈宫心向兖州,而颍川就在兖州旁边,以己度人之下,他以为荀攸也会和他一样。

    可谁知荀攸却推荐荆州和徐州,着实让陈宫无法理解。

    话听到这里,荀攸算是彻底明白了陈宫的意思,眼中的神色也微微冷了下去。

    敢情是让我以权谋私是吧。

    不过他也不想得罪陈宫,便苦笑推脱道:“公台,都尉何等大才,他本就不属意兖州,你我再劝又有何用。再者,就算都尉同意,玄德公也未必同意。”

    陈宫叹息道:“公达有所不知啊!都尉之于玄德公,宛若当年张良之于高祖,可谓言听计从。只要都尉劝谏,玄德公必欣然同意。只可惜此次未能成功,但此事尚且悬而未决,我即将出使扶风,公达你可得抓紧时间了,下次都尉再提起此事,你定要积极劝谏,取兖州以为立足之地!”

    “这……”

    荀攸想了想,还是打算把话说明白。

    “公台,你的意思我明白,但在下以为,为人臣者,当以忠义为先。我等既决定辅佐玄德公成就大业,就该为大局考虑。”

    这话其实已经说得很不好听了。

    果然,陈宫听完之后,脸色便沉了下来。

    “公达是在说我为人谋而不忠?”

    荀攸摇了摇头,“并无此意。”

    陈宫沉吟片刻,开口解释道:“公达,你刚才所言,我不敢苟同。世人分黑白,往来争荣辱。但这世间之事,大多混沌,又岂是简单的善恶黑白所能区分。

    我自是欲助玄德公成就大业,但也不影响自身有建功立业之志,更不影响我提携故里才俊。如此一举三得,岂不美哉!”

    对于既要又要还要的陈宫,荀攸却很冷静地摇了摇头。

    “公台,恕我直言,越是你我二人一同劝谏,都尉就越是不可能同意。”

    “为何?”陈宫不解道。

    荀攸的眼神忽然变得明亮起来,里面闪烁着陈宫看不懂的光芒。

    “因为都尉胸怀宏图伟志,所思所想,乃是整个天下。为此,他可以任用世家高门,自然也能重用寒门子弟,凡有才者皆可擢而用之。

    但唯独不会与任何一方进行绑定,因为都尉是要驾驭这天下俊杰,而非与之合作。”

    “这……”

    陈宫沉默了。

    他明白,荀攸说的是事实。

    “事在人为,纵然公达不愿劝谏,我亦不会退缩。”

    陈宫沉声说道,眼中满是坚定,随后拂袖而去

    望着陈宫不甘离去的背影,荀攸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都出身世家大族,但陈公台此人,终究与自己不是一路人。

    ……

    “你,出去!”

    张恒望着看着床上的董白,面无表情道。

    董白闻言,急忙摇了摇头。

    “不,我不出去!”

    在蔡琰这几天的精心教导下,成功被董白灌输了一个观念——想要活命,就必须讨好张恒,最好是能把自己变成张恒的女人。

    你张子毅再狠,也不至于对自己的女人下手吧。

    怀揣着对生的渴望,董白趁张恒和荀攸、陈宫谈话的时候,偷偷摸摸跑进了张恒的房间,一头钻进了被窝,打算今天就把生米煮成熟饭。

    可是这对于张恒来说,就纯属有些扯淡了。

    本来就众人就以为自己对这丫头有想法,如果再被人看见她出现在自己房中,那可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说到底,董白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收了她也没什么不行,但坏就坏在她是董卓的孙女。

    如果自己真睡了他,你让正在跟董卓拼杀的刘备和麾下诸将怎么看自己?

    就算他们不计较,可自己几天前才设计杀了她的叔祖董旻,又怎么敢留一颗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

    唉……都怪太史慈那个大嘴巴,若不是他强行加戏,自己又怎会落入这进退两难的境地!

    再往深了想,当初在雒阳城中,自己就不该多看她那两眼,惹得现在麻烦上身。

    一念及此,张恒恨不得给自己俩耳光。

    “不出去是吧,那就再也不用出去了。”

    张恒冷笑一声,持剑往前走了两步,吓得董白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本来在家里好好的,却被你们劫持到这里,我只想活命,这也有错吗,呜呜呜……”

    闻言,张恒不禁一愣。

    特别是董白的最后一句话,让他心中一紧。

    是啊,昔日高高在上的董小姐,如今却屈身自荐枕席来讨好自己,还不是为了活命。

    就算董卓该死,可她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又能有多少罪过?

    罢了,罢了……

    望着满脸惊恐,哭得梨花带雨的董白,张恒将剑收了回去。

    “行了,别哭了!”张恒皱眉道,“董小姐,我答应不杀你,并且在适当的时候送你回家,只是刚才这种荒唐事,以后绝不能再发生。”

    闻言,董白急忙止住了哭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张恒。

    “都尉说得可是真的!”

    张恒冷哼一声,满脸傲然道:“我堂堂丈夫,难道还会诓骗你一妇人不成!”

    嗯,我当然会送你回去,但至于问董卓要多少好处,那就不知道了。

    “多谢都尉,多谢都尉!”

    董白抹了一把眼泪,赶紧从被子里钻出来,连连躬身拜谢张恒。

    之后却又觉得不放心,试探着开口道:“都尉,要不……”

    说着,董白的目光瞟向床榻。

    你这么宽宏大量,我实在有些不敢置信,不如咱们先把事办了,也好有个凭证。

    “出去,在我还没反悔之前!”

    张恒额头上青筋犟起,低声咆哮道。

    “好,好,我这就出去。”

    见张恒发怒,董白不敢再多说什么,急忙从床榻上窜下来,穿了鞋之后一溜烟跑了出去。

    张恒面色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上前将门关好。等再躺在榻上时,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经此一事,他已毫无困意。

    而且……被子上还若有若无地残留着董白的体香,让张恒有些心神躁动。

    虽然得了张恒的许诺,但董白还是有些不放心。出了房间后,便想让蔡琰帮自己分析一番。心中急切之下,却差点撞到了刚从房间内出来的太史慈。

    见董白急匆匆从张恒房间中跑出来,太史慈顿时两眼放光,不知在脑补些什么。

    可董白却忽然停住了脚步,怯生生地看着太史慈。

    太史慈忽然想起董白现在的身份,连忙拱手行礼道:“见过夫人!”

    董白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却也不敢停留,继续向蔡琰的房间走去。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太史慈脸上露出异样的笑容。

    “主簿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惜羽毛了,就算堂堂正正纳了此女,又有人敢说什么……不过……我才刚离开不久,主簿这也太快了些吧。”

章节目录

三国:我在季汉当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于秋陨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秋陨S并收藏三国:我在季汉当丞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