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pt><sript>

    这小子上下打量着诺亚,看到他身上穿着的国家法师的战斗服后,立即态度就缓和了不少

    “我有正事,不和你一般见识!”

    诺亚笑着调侃道

    “又来找你叔叔?”

    “……”

    他瞥了诺亚一眼,将手里依旧还抱着的箱子搂的更紧了,不耐烦的说道

    “差不多行了!我没空理你。”

    诺亚笑了笑,这家伙一脸紧张神不守舍的样子,像是被鬼追了似的。

    “你的叔叔是这里圣人部的副部长,他叫什么名字叫?”

    诺亚只是有些好奇,这个家伙嘴里的叔叔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多管闲事。”实在有些受不了诺亚的追问,年轻人抱着自己的箱子站了起来,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另外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并且狠狠的瞪了诺亚一眼。

    这家伙现在倒是没有了早上的嚣张劲头。

    就连诺亚看起来有些挑衅的行为,他也忍了下来。

    诺亚想起早上的时候,他手里的巷子一掉落后,身上的幸运银币,出现的警告跳跃。

    就站了起来。

    走了过去,拿出了自己的银月教廷月行者小队的工作证件。

    递上去在年轻人眼前晃了一眼,然后一脸严肃说道

    “银月教廷特殊部队,告诉我,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

    看到诺亚的证件,年轻人立马有些慌了神。

    左顾右盼的看向周围。

    像是在寻找着同伴。

    不过他好像是没有找到同伴的踪迹。

    看到诺亚死死地盯着他,他只得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我是来捐给教廷的。”

    “打开看看!”诺亚知道这小子大概率是没有说实话,开始对他步步紧逼。

    听到诺亚的要求,年轻人惊恐的摇了摇头,说道

    “不能打开……别,别逼我。”

    看他的样子,仿佛这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非常危险的东西。

    根据长久以来的生存法则来看,诺亚放弃了逼迫。

    他将证件收了起来后,对年轻人说道

    “好,我不逼你,但是你说说看,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说着诺亚站了起来,对年轻人勾了勾手,让他跟上。

    然后就自顾自的朝着教堂外走去了。

    抱着盒子的年轻人,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盒子,将目光看向了诺亚。

    咬了咬牙,站起身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了教堂外的走廊上,诺亚手里捏着幸运银币,感受着上面微热的温度,判断着这场事件的危险程度并不算高。

    如果对方不是说是找圣人部的副部长,他压根就不会管这件事情。

    毕竟早上已经将这个年轻人拌了个狗吃屎。

    算是将他推自己的仇给保了。

    两人站定后,诺亚扬起下巴朝着对方说道

    “说说看吧……”

    “我确实已经没有办法了……”

    “我只是想来这里睡个安稳觉,只有在教堂里,它才不会出现异动。”

    年轻人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诺亚一边皱着眉头。

    听了他的诉说,一切的源头,都是他手里的盒子引起的。

    诺亚没有好奇的去追问他手里的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是问道

    “所以你今天早上是在教堂里睡了一晚,才出门撞到我的?”

    “是的,我不知道你的身份,非常抱歉。”年轻人早就没有了早上的嚣张。

    然后诺亚又问道

    “那么你说的圣人部的叔叔到底是谁?”

    年轻人嚅嗫着随后说道

    “是新上任的……诺亚克莱斯特,他算起来是我的远方叔叔,银月教廷的新闻报纸上,已经报道过他了……”

    听到这个消息,诺亚揉了揉额头。

    他将自己的证件又掏了出来。

    “看看吧!”

    指着证件上的名字,诺亚没好气的说道,自己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是对方的叔叔,两人见都没有见过。

    年轻人看清楚诺亚证件上的名字后,当即就傻眼了。

    他张了张嘴,仔仔细细的多次在名字栏看了数遍。

    最终确认了眼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人,竟然是自己要找的叔叔。

    “还有什么要说的?”

    诺亚脸色渐冷。

    他可不喜欢被人乱认亲戚。

    结果这时候,对方也拿出身上的身份证件,交给了诺亚,并一脸兴奋的说道

    “我叫杰斯克莱斯特,我的父亲是克莱斯特家族的人!叫埃德加克莱斯特,是你的堂哥,我是他的儿子。”

    “对了,您的母亲叫做梅玲达,是从帝国医学院毕业的。”

    “你的养父叫做马丁……”

    “你四岁随着母亲改嫁后,跟着克莱斯特姓。”

    “我们虽然在之前一直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有个学习很好的叔叔……”

    “……”

    听着对方如数家珍的将原主的身份说了出来,诺亚才发现这家伙真是亲戚。

    这下原身的因果,就像是之前的格林导师一样,找上门来了。

    诺亚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他对这个就叫做杰斯的年轻人说道

    “你叫做杰斯对吧,我们单独找个地方说。”

    听到了诺亚的意思,基本上是认同了自己的身份。

    杰斯便屁颠颠的跟了上去。

    诺亚带着他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里,在这里的角落找了个位置,两人坐了下来。

    诺亚直接要了两杯最便宜的黑咖啡,就打发走了服务生。

    他对着突然冒出来侄儿子,问道

    “说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说完后,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桌上那个盒子,很明显这会是找他的目的。

    “为了处理它。”

    “这个……这个是从一位朋友的遗物里,得到的一件东西,他要求让我帮忙将这个东西处理掉……”

    “我已经想过很多办法,将这个东西处理了,但是它自从被我拿到手后,无论我怎么处理掉它,不管是火烧,水淹,掩埋,它总会在第二天我睡醒后,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身边。”

    “而如果我将他待在身边的话,每次都会做很多真实的噩梦,而从梦境里醒来后,那些噩梦的内容总会呈现真实的样子出现在城市中。”

    诺亚看着他的神情有些狰狞,大概是猜到了肯定不是啥好事情。

    他看着毫无魔法波动的箱子,皱起眉头想到

    “魔法物品?”

    他将盒子拿到手上,后发现另外一只手里的幸运银币,已经开始发热。

    等他推给了杰斯,银币的温度又降了下来。

    看来大概率是魔法物品,他现在就像是绑定了杰斯一样。

    “从你朋友的死亡说吧,我听听能不能帮你。”

    诺亚没有打包票,他现在是尽量不去惹太猛的东西,如果这玩意儿一个强力驱散就能搞定的话,他也介意帮一把。

    如果太危险,那么就算了,反正大家也不熟。

    不过杰斯听到诺亚确认愿意帮他后,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当即就开始讲述起他的故事来。

    原来杰斯的父亲是一名航海家,在杰斯的小的时候就和妻子离婚,常年不在家的他,将杰斯交给了自己的好友照顾。

    这个好友是一家私人中学的校长,他有一个儿子叫做约翰,比杰斯大岁,两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

    约翰从小就喜欢寻求刺激,他会在城市里的贫民窟市场里,去掏一些来自各种灰色地带的古老物件。

    而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穷人们通过盗墓得来的。

    这种非法的东西上,隐藏了许多的故事。

    有一天他得到了一盏造型奇特的古老油灯。

    也不知道被转手了多少次,约翰用非常低廉的价格将其购买到了手里。

    打磨点亮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灯火中出现了许多的影像,他将影响里的故事编撰成册,保存了起来。

    并将故事时不时的分享给弟弟一样的杰斯。

    有一天杰斯发现约翰许久都没有出现,于是便上门去找约翰。

    结果发现约翰和他的父亲都不在了。

    在他们的房间里,杰斯发现了刚写完的手稿,和这一盏油灯。

    在手稿上,他猜到了约翰已经凶多吉少了。

    油灯里出现的故事主角,都是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人物。

    在最后的故事里,故事的主角变成了约翰自己。

    图像中他已经看到自己写完了短暂的故事后,自己就会消失在房间里。

    但是他还是决定将故事写下来。

    并且还给杰斯留下了自己后事的处理方案。

    将这盏能够出现影像的油灯,处理掉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仿佛这是一盏是使用生命创作故事的魔灯。

    燃烧的就是点燃灯芯之人的灵魂。

    灯火熄灭后,故事完结,点灯人也永远消失在了房间里。

    杰斯在拿到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黄铜油灯后。

    他开始寻找自己的好友约翰。

    然后他得到一个更加让人震惊的消息。

    约翰的父亲,也使用过这盏灯,并且写了一本同样诡异的故事后,前后于约翰消失了。

    面对如此邪门的东西,杰斯准备将其毁掉。

    但是他怎么做,这东西第二天就会出现在他身边。

    并且他经常会做一些噩梦,这些噩梦在第二天就会变成真正的事情,发生在他周围。

    因为在梦里,他梦见了自己点燃这盏铜灯。

    所以才会出现如此诡异的情况。

    为了摆脱这盏铜灯,他开始想办法拯救自己。

    就在多从尝试无望的时候。

    跟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又梦到了消失的约翰。

    约翰已经和自己的父亲在一起,在梦中他出现,告诉了杰斯,可以找远房叔叔试试,所有线索都在银月教廷中。

    <sript><sript>

    <sript><sript>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后宫烤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后宫烤鹅并收藏我真不想兼职神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