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                  就算前世为了七皇子的霸业,恬不知耻的去勾搭那个老态龙钟的皇帝。

    也断然不敢当众讲出这般不知羞耻的话。

    架子还是端得温文尔雅!

    “你如今最好是注意自己的身份,免得引火上身,还牵连了我。”时蓬山恼怒地说道。

    “是八皇子外室的身份吗?”曲星辰嘿嘿嘿的笑了两声。

    那浓密微卷的睫毛低垂了下来,和洁白无瑕的小脸相映成趣。

    倒在妖艳中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韵味。

    让人忍不住生出了保护的心思。

    “这该死的心思”时蓬山暗暗的低语了一句。

    曲星辰明知道他有情绪波动,还故意色眯眯的道“难道八皇子是想抬一抬我这外室的身份,想来明白这五年来我们母子孤苦无依,心生怜悯?”

    时蓬山抬了抬眼,这女人真是一刻都不得停歇。

    可这样一个张扬的女人,前世怎么就蠢的和猪一样。

    给人家搭桥铺路后,还死无全尸。

    可悲,可笑之极。

    时蓬山一双眼睛生得好看,可这么微微一敛神,里头透着全是危险的讯息。

    这个白青鸟要是这般恬不知耻……的话。

    他就勉为其难收在身边吧,免得她去祸害别人。

    系统爸爸你能认真一点吗?

    你凭什么觉得她是个祸害就想收在身边呢?

    是造福苍生吗?

    还是造福自己?

    我忽然就不懂了。

    “你要是觉得外室不好,我一会想方设法给你抬抬位份,毕竟子凭母贵,你···怎么也是为我生下大胖小子的人。”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其实他都喊她王妃了…这女人怎么就一时聪明,一时笨呢。

    他言出必行,这个位置还能凭空在许给别人吗?

    曲星辰葱白的手指捏着裙角,慢条斯理的道“那个儿子怎么来的,你心里不清楚吗?不过看来坐收渔翁之利的事情你非常的顺手。”

    重生后的八皇子简直不要太鬼畜。

    曲星辰!

    觉察到危险的曲星辰忙收住了脸上的笑意,努努嘴巴道,“他们来了。”

    时蓬山自然知道曲星辰嘴里的他们是指谁。

    想不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白兰花,不···已经是白青鸟身份的她穿着一袭洁白的软纱,盈盈一握的腰身系着藕粉的丝带。

    甚至丝带上只是别出心裁的戴着一根和田暖玉的发簪。

    更先出淤泥不染,圣洁高贵!

    同样是一张容颜,不得不说白兰花的打扮比原主更是技高一筹。

    原主自幼就给人千娇百媚着,最是注重嫡庶了。

    她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嫡女气派,不屑和庶女同伍。

    打扮的也是端庄大方,端得也是不可一世!

    可偏偏遇到所谓的甜言蜜语,就晕头转向不知所谓了。

    其实七皇子也只是个天家庶子,自幼就谨小慎微的生活着。

    白青鸟越是端着这样的架子。

    他其实心里越是厌恶。

    说白了,就是自卑在作祟!

    反而是进退有度的白兰花让七皇子爱不释手。

    她装扮清新不落俗套。

    虽然她一无所有,还寄人篱下!

    “这位就是···八弟那位深藏不露的外室?”七皇子第一眼就看到这个张扬的如同大红山茶花一样的女人。

    曲星辰微微的福礼道“见过七皇子。”

    毕竟戏还是要做全的。

    白兰花气得咬牙切齿,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天生的狐媚子,她自认为自己长得不俗,虽然比白青鸟稍微少了几分骄傲。

    可其他的比白青鸟更甚一筹。

    但眼前这个唇红齿白的女人,容貌比白青鸟有过则而无不及者。

    周身的气度和魅力却不是白青鸟甚至是她可以相提并论的。

    实在是太气人了。

    好在,人皮面具下看不出她那张因为气愤而极度扭曲的脸。

    七皇子听到那悦耳动人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不知为什么见到这个女人有莫名的害怕···

    对,就是害怕。

    对方明明笑意盈盈,可七皇子还是周身一个颤抖。

    “哦,想不到八弟还是挺有福气的,只是之前我也见过阁老的三小姐,并不知有如此惊世骇俗的美貌。”

    七皇子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灼灼的盯着曲星辰,似乎想从曲星辰的脸上看出一丝的破绽。

    可那是一张完美无缺的脸。

    但绝不是阁老三女儿的脸。

    他找了烈焰国最好的面具师给白兰花打造面具,都做不到这般细致。

    这个女人甚至脸上有些微微的淡红,少女的特有的细腻在她脸上展露无遗。

    这个女人居然真的长得这么美。

    而且是真的长得这么美,而不是靠旁门左道。

    可惜再美的女人以后不还是跟着那人一起下黄泉。

    所托非人。

    这绝好的容颜怕也是废了。

    当然,如果她懂得迎合…它倒可以不计前嫌……给她点荣华富贵。

    “七皇子,我们走吧。”白兰花出言提醒道。

    宫宴上,白青鸟与众不同的装扮又收割了一大批的“芳心”。

    镇北将军的女儿果真是才貌双绝啊。

    不过,见到八皇子的外室时,众人更是惊掉下巴…

    原以为白青鸟已经是人间仅有了。

    想不到这个外室居然是天上仅有。

    人间怎么还能有这样的绝色……

    系统不····这货其实是三界仅有。

    老皇子看到曲星辰的时候,手里的酒杯微微地晃动了也一下。

    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的女子,他见过无数。

    就算倾国倾城的也是屡见不鲜。

    可美得这么摄人心魄的,还是头一遭……

    他眼神半睁半闭道“听说你是阁老的三女儿?”

    阁老和他的夫人都长得中规中矩。

    按理说他的女儿应该也是不离十。

    可眼前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天生尤物。

    根本不像是阁老他们能生出来的……

    他现在已经是老态龙钟了,要是他再年轻个十几岁,不,三五岁的话,一定也会忍不住问一问家中可还有姐姐妹妹。

    实在不行的话,表姐,表妹也可以。

    都是一家人,应该不会相去甚远的。

    曲星辰故作镇定,实则语气里有几分故意透出来的慌张。

    她诚惶诚恐道,“回禀陛下,草民信口胡诌的,想不到八皇子信以为真,其实阁老对我有救命之恩,所以我心里把阁老当成义父而已。”

    “哦···”这锅真当甩得有点直接。

    宫宴上的人,个个神情黯然。

    这女人怕只是空有美貌。

    这可是真正的欺上瞒下啊……

    白兰花忍不住嘲笑道,“你这样可是欺君之罪。”

    声音不大,但是在落针可闻的大殿听得一清二楚。

    “八皇子这事,你必须给朕一个交代。”老皇帝的语气凉薄,看不出喜怒哀乐。

    八皇子的生母早逝,又是不起眼的妃嫔抚养成大的。

    母家薄弱到不值一提。

    这样的皇子做什么事情,他都不大会放在心上。

    不过就是宠幸个女人事情,其实没必要小题大做。

    如果不是事关阁老,老皇帝怕是问都不会问上一问。

    可如今都闹到大殿上来了。

    八皇子闻言,玫色的唇角往上勾了勾,道“父皇明鉴,星辰她····”

    “星辰确实是臣的义女。”阁老宏亮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

    曲星辰一脸的笑意,璀璨如星辰。

    这下好戏真的要拉开序幕了。

    “回禀圣上,当年老臣无意间救下去曲星辰,因为一见如故,所以收为义女。”阁老的话自然是重如泰山。

    不过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八皇子。

    不过是一个聊胜于无的义父。

    皇帝和大伙儿压根就没有把这事给放在心上。

    可谁知……

    。

章节目录

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镗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镗宝并收藏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