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瑶会出手,在张若尘预料中。

    星空中,艳阳始祖尸身缓缓倒下。

    随之,一道强横无比的精神力念头,跨越空间,落到张若尘身上。

    来自七十二层塔!

    使用《生死簿》杀一尊半祖,波动强烈,不可能瞒得过精神力始祖。

    张若尘泰然自若,向宇宙深处对望过去。

    无需多言,无需解释。

    王璟阳在天堂界太放肆,一直在挑衅,对始祖一点敬畏都没有。这都不死,始祖威严何在?

    也就是这个多位始祖并存的末日大世。

    换做别的时代,始祖一言可定天下法,与修士所称的“苍天”、“天道意志”没有区别。

    同时张若尘是料定,神界不能把他怎么样。

    永恒真宰闭关。

    神秘的神界长生不死者,在镇杀冥祖的时候都没有现身,显然是有某种忌惮。亦或者谨慎至极,没有绝对把握,不会暴露自身。

    这场末日对决,多方角逐,神界还没有完全形成碾压之势。

    总之,只凭一个慕容主宰,压不住他。

    “哼!”

    慕容主宰的怒声,令张若尘周围天地震动。

    随即,精神力退散而去。

    这次精神力笼罩过来,主要目的,不是斗法,而是确认施术者身份。

    “这样都能克制,倒是够能隐忍。”张若尘略微失望。

    井道人甚是担忧:“天尊,这慕容老匹夫,会不会也杀一位天庭宇宙的诸天泄恨?以找回脸面。”

    在始祖场域中,慕容主宰探查不到他们,井道人言语中自然没那么多顾忌。

    虚天道:“放心,轮不到你,要杀也肯定对等杀一位半祖。”

    井道人长吁一口气。

    突然又眉头一挑,觉得虚老鬼有点轻视他的意思。

    张若尘道:“我已表明态度,他若杀天庭宇宙一位半祖报复,本座必再杀神界一尊强者相还。你们觉得,这种事会发生吗?”

    井道人完全松弛下来。

    是啊,始祖参与始祖之下的斗法,纯粹就是屠杀。

    发展到那个地步,神界就别想修筑天地祭坛了,整个宇宙便是大动荡,大混乱,直接开启生死血战,拼个你死我活。

    就算某一方赢了,也是残血。

    残血终将死于大量劫,可谓双输之局。

    王璟阳之所以死,纯粹是自己找死,以为自己是池瑶女皇,可以以半祖之境叫板始祖。但,两者实力相差甚远。

    “生死天尊”杀他,慕容主宰根本都未来得及救。

    “只要不主动去得罪始祖,始祖是不会杀你的。”张若尘道。

    虚天冷冰冰的道:“就凭他的修为,哪需要始祖动手?”

    井道人气得牙痒,好歹一观之主,身份地位超然,却一再被嘲讽。虚老鬼太瞧不起人,当初真不该收留他。

    井道人拱手一拜:“天尊,地狱界虚风尽将神界得罪得太狠,纸终究包不住火,迟早有一天会

    暴露。万一牵扯到你身上,便给了神界发难报复的机会,他继续留下天庭,不合适了!”

    “井老二!”

    虚天眼睛怒沉瞳中杀气和剑气涌动。

    说了两句实话,这就记恨上了?

    堂堂诸天,心胸狭窄。

    井道人移步到张若尘身后,神情无奈而又苦涩:“没办法呀,慕容主宰很可能已经感知到天机笔,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到时候,天尊完全可以解释,是从你那里夺取的。但继续收留你,谁敢”

    井道人被虚天眼中爆发出来的剑意,慑得闭上嘴巴,幸好有“生死天尊”庇护,不然他肯定已经夺路而逃。

    把虚风尽惹急了,还是很危险的。

    张若尘拦下欲要将井道人抽筋剥皮泄恨的虚天,道:“就算慕容主宰感知到天机笔,也不是什么大事,本座自有办法应对。当然前提是,虚天不能直接暴露在他面前,不能将本座交代出来。”

    井道人见虚天杀气未消,连忙道:“天尊三思,他一旦暴露,牵扯太大。”

    虚风尽哪怕暴露行踪,也只是小事,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实力,完全可以付出一些代价,将其庇护下来。

    但张若尘自己,却绝对不能再活跃在宇宙中,再牵扯几件大事,难保不会露出破绽,被人洞悉身份。

    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得隐藏起来,闭关修行了!

    只要修炼成大衍,真正踏入始祖层次。那时,就算依旧不是神界背后那位长生不死者的对手,但绝对是有自保之力。

    届时。

    他就再也不需要,用生死老人或者昊天的身份来隐藏,无需现在这般谨小慎微。

    哪怕暴露了,也可以堂堂正正的立于天地间。

    但在闭关之前,张若尘必须得为天庭宇宙寻找一位足够强大的修士,以应对来自各方的威胁。

    否则,天庭宇宙的万界众生,必被无底线的欺凌和奴役,他这个天尊也休想安心修炼。

    在其位,谋其事。

    所以张若尘需要的这尊强者,至少也要是半祖巅峰的战力,否则对上隐尸、无首迦叶、慕容对极、石叽娘娘、阎无神……这些顶尖层次的半祖,将毫无话语权。

    龙主有机会达到那个层次,但时间来不及。

    凤彩翼倒是可以一试,但必须得夺了阿芙雅的始祖身和始祖神源,得其两世之功,才能胜任。

    但要让她乖乖为天庭宇宙做事,只有暴露身份,慢慢说服,才有机会。

    而且,天庭宇宙的修士,能接受凤彩翼这个昔日杀戮滔天的死亡神尊吗?

    虚天感觉到“生死天尊”眼神有异向自己看了过来,心头暗叫不妙。不会真的听了井老二的谗言,要将他驱赶出天庭宇宙?要让他自生自灭?

    沉吟片刻,张若尘问道:“炼化了剑骨和剑心?”

    虚天道:“只是刚刚炼化,但融合和贯通极难。”

    “本座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也助你参悟剑二十六.……”张若尘道。

    “完了!”井道人心头咯噔。

    他哪料到生死天尊如此看重虚老鬼?

    凭什么?

    虚风尽老匹夫,难道背着他拜义父了?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造诣,可借无极推演万道万法,早已是将剑二十六参悟了个七七八八。

    而无极神道对辅助修行,效用不说独步天下,却也只输能够培养出始祖的长生不死者。

    至少目前是如此。

    只凭无极神道,要帮虚天悟出剑二十六,还是太勉强了一些。

    但再加上剑骨和剑心,应该够了!

    毕竟,昔日剑祖,在剑道上的造诣,远不止剑二十六。

    剑二十六的韵味,绝对潜藏在剑骨和剑心中。

    虚天可是知道始祖的手段是何等匪夷所思,有其鼎力相助,剑二十六绝对可期。

    心中激荡片刻,他迅速冷静下来,眼中被疑惑填满,道:“敢问天尊,为何如此帮扶老夫?”

    “本座需要一柄剑二十六的剑!”张若尘口吻清淡。

    剑二十六,剑祖之后,再也没有听说过有谁炼成。

    始祖中,参悟和修习剑二十六或许不难,但没有必要花太多精力去做这件事。因为,抛开长生不死者不谈,历史上同时出现两尊始祖的时代都少之又少。

    与其花费那么多时间修炼剑二十六,不如在修为上寻求深入和突破。

    剑道,是一种可以凭借剑法,逆冲境界的道。

    用剑法,强行斩开境界桎梏。

    张若尘推算,虚天若能悟出剑二十六,足可一剑斩开半祖境界的一切瓶颈,直接步入半祖巅峰。

    若修成剑二十七,甚至可以一剑劈开始祖路,成为下一位剑祖。

    当然,哪怕张若尘将来达到始祖之境,却也是没有半分把握,帮助虚天参悟剑二十七。

    这远比培养一尊始祖更难!

    始祖之路,必须得自己有始祖之根基,加上机缘辅助,最后才是至强者的引导。

    张若尘道:“参与摧毁主祭坛,的确是不小的罪名,能隐藏最好一直隐藏下去。你与井道人曾经是师兄弟,情同手足,今后有行动,还是藏身他的神界世界为好,同进共退。”

    “好!”

    虚天爽快的答应下来,问道:“天机笔”

    “不急。”

    张若尘径直离去。

    剑心和剑骨都被你给炼了,还想要回天机笔?

    要不是用人之际,张若尘绝对要让虚天连本带利一起吐出来。

    井道人见虚天目光不善的看向自己,连忙赔笑:“嘿嘿,虚师兄.……没办法,你知道的,都是为了五行观,我得为一观修士的生死负责….”

    艳阳始祖庞大无比的尸骸倒下,横亘星空,依旧烈焰燃烧,光芒炽热,但已经没有了魂灵波动。

    一尊强横无比的半祖,拥有始祖尸躯,便这般诡异的陨落在无数双眼睛下。

    多年后,或可如魔祖云山界一般,化为一座人形的大世界。

    不死战神、血绝族长、冰皇顾不得思考原因,立即逃遁进空间裂缝,消失在无尽的黑暗和虚无之中。

    天公和隐尸早已停手,没有去追,不敢轻举妄动。

    诅咒吗?

    不太像。

    刚才天地间的生命规则和死亡规则波动强烈且广泛。

    半祖和始祖终究是差距巨大,无法感应到术法源头。

    “连主宰大人都来不及阻止,可见,施术者就在附近星域,多半是那位生死天尊所为。”天公以雷电包裹全身,戒备的观察四方。

    他的修为,不比王璟阳高明多少。

    能无声无息的杀王璟阳,杀他也不会是难事。当然,慕容主宰肯定已经有了防备,相比于刚才,还是要安全一些。

    “穿透始祖身,抹杀一切魂灵意识,好厉害的手段。”隐尸低声自语。

    穿透始祖身,穿透的不只是肉身,还有始祖规则、秩序、神气。

    始祖防御一层层。

    这是夺舍始祖尸身的好处,可以抵御诅咒。

    距离足够远,甚至可以抵御始祖级强者施展的诅咒,短时间可不死。时间一长,神界自然也有始祖级出手。

    而且厉害的诅咒,在跨越遥远空间的情况下,不是凭空就能施展,得借助受咒者的一些东西。

    慕容主宰声音传来:“今日到此为止,速回七十二层塔。”

    隐尸和天公带着艳阳始祖尸身,迅速赶回七十二层塔。

    慕容主宰道:“是生死天尊动用了《生死簿》,这老匹夫不仅阴险,而且睚眦必报,以后你们定要小心应对。”

    “就这么算了?”天公道。

    “王璟阳太不将一尊始祖放在眼里,多次冒犯,才让对方抓住机会杀之立威。”

    慕容主宰想了想又道:“现在如果报复回去,难免要与天庭宇宙正面碰撞,得不偿失。既然生死天尊声称要全力配合神界修筑天地祭坛,那就先忍他一时。若他阳奉阴违,继续从中作梗,那他死期也就不远了!”

    “永恒真宰出关之前,以稳为主,以修筑天地祭坛为第一要事。”

    天公暗暗猜测,慕容主宰大概率不是生死天尊对手,所以才只能选择这样的策略。他道:“池瑶呢? 一个半祖,也敢毁坏神界大计,实在不可饶恕。”

    慕容主宰道:“这个女子,是永恒真宰点过名的,本座不好亲自对手对付。而你们”

    感受到慕容主宰投来的目光,隐尸道:“得葬金白虎、金猊、明王二十七重天,三层力量加持,她虽刚刚破境半祖,但战力足可叫板始祖。得到始祖血翼和不死骨前,我不是她对手。”

    吸收白苍星物质后,隐尸战力已是不输无首迦叶,再进一步,就能与身穿天罚神铠的昊天,身穿后土嫁衣的天姥,一较高下。

    最顶尖序列的始祖尸身,就是他们的天罚神铠和后土嫁衣,甚至在战力加持上,还要稍强一些。因为,对最顶尖序列始祖力量的运用,会更加娴熟。

    而龙鳞,因为拥有完整的祖龙尸身,战力比之无首迦叶,却是又要高出一筹。

    当然隐尸追求的不是这个,就算强到龙鳞的层次,遇到始祖,还不是落得被镇压的下场?池瑶要是破境到半祖中期,半祖巅峰也不是他能敌。

    凭借始祖血翼和三种不死血族天道的奥义,寻找始祖路,才是唯一的追求。

    慕容主宰道:“还有一件事,天魔逃出神界了!这很可能,也是池瑶敢叫板神界的原因,背后有了始祖支持。”

    “那还是以修筑天地祭坛为第一位。”天公道

    天堂界。

    商天对《生死簿》的力量颇有了解,知晓很可能是张若尘所为。

    采用这种方式杀,显然是不想现阶段就和神界硬碰硬。

    “好一个尸魇,连半祖都轻松咒杀,令人生畏。”商天自语一句,被周围许多天堂界神灵听到。

    风岩瞥了他一眼,跟着说了一句:“神界接下来,怕是要拿尸魇派系开刀,至少也得斩一位半祖,才能挽回颜面。”

    xshuquge/txt/97265/

章节目录

万古神帝飞天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飞天鱼最新章节